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健康新闻 >

17岁女高中生被害私密部位泡在酒精瓶里凶手:过程太美妙…

编辑:admin 日期:2022-09-09 21:49 分类:健康新闻 点击:
简介:【本文节选自《我非「弱者」:拐卖、谋杀与精神控制》,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此时的梁惠心已经困得连打哈欠,她纠结了几分钟后,终于站起身和老师同学告了别。 然而就在这时,前排的司机却突然转过身,微笑着说:「可以再陪我一会儿吗?」 司机见

  【本文节选自《我非「弱者」:拐卖、谋杀与精神控制》,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此时的梁惠心已经困得连打哈欠,她纠结了几分钟后,终于站起身和老师同学告了别。

  然而就在这时,前排的司机却突然转过身,微笑着说:「可以再陪我一会儿吗?」

  司机见状,赶忙解释说:「我平时都没有时间交朋友,难得遇到聊得这么投机的乘客。」

  师生们的回答非常一致——梁惠心在晚上 11 点时称自己很困,于是就先独自回家了。

  1982 年 2 月 3 日凌晨 4 点,一名 21 岁的舞女陈凤兰从舞厅出来后,突然失踪。

  1982 年 5 月 29 日凌晨 5 点,一名 31 岁的收银员陈云洁下班后,突然失踪。

  时隔仅半个月后,6 月 17 日凌晨 4 点,一名 29 岁的清洁工梁秀云下班后失踪。

  尤其是因为工作需要晚归的单身年轻女性,没有家人朋友的陪伴,她们甚至不敢在夜里出门。

  受害者家属的诘问、社会舆论和媒体报刊的讨伐和上层领导的催促,无一不让警方倍感焦急。

  再加上当时是 1982 年,并没有发达的监控摄像系统,所以无法快速排查到具体是哪辆出租车。

  这让年轻的张仔犯了愁,手里还有一批朋友送来的胶卷,对方刻意要求放大冲洗。

  张仔是在某个摄影协会上认识的他,戴着眼镜,是个看起来内敛不爱说话的男人。

  他看到一张张冲洗后的照片上,竟然全是女性的私密部位和令人作呕的尸体碎块!

  并且从尸体的切割方式和刀痕判断,解剖尸体的人根本没有专业的医学解剖知识。

  与此同时,科学鉴证科还发现那些照片,并非是对着某些图片和影像的翻拍,而是直接对着「新鲜」尸体的拍摄。

  当警方听到这个结论时,所有参与调查的人都沉默了,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被害身亡。

  8 月 17 号,那位委托张仔冲洗照片的「朋友」,如约前来取照片,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

  他长着一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身材偏瘦,任谁看了都觉得是个「文艺青年」。

  刚开始,他并不承认这些照片是自己的,是一名在报社工作的「四眼佬」叫他取的。

  这个小小的谎言,着实激怒了香港警方,他们一边审讯林过云,一边前去他的公寓搜查。

  在衣柜里,整整齐齐摆着一排玻璃大罐子,而罐子里泡着的,全部都是女性的私密部位!

  紧接着,警方在书桌上发现了许多关于「解剖」的专业书籍,以及一沓沓打印出来的女性私密部位特写照片。

  在这些录像带里,记录着林过云将之前 4 位受害者分尸的全部过程,包括 17 岁的梁惠心。

  在所难免的,他在日常生活里会受到一些「委屈」,再加上父亲暴虐成性,动不动就又打又骂,这就是导致了林过云与家人关系的淡漠。

  然而更令林过云失望的是,母亲虽然痛苦不已,但并没有因此离婚,反而选择了忍耐。

  当他的头被父亲抓着一次次撞到墙上时,林过云感觉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次事件过后,林过云的父亲一气之下决定「男女分住」——男孩们住在土瓜湾贵州街安庆大厦的公寓,女孩们都住在红磡附近的老宅里。

  1973 年,林过云在红磡鹤园的一个公厕里,手持匕首威胁一名同龄女生将裤子脱掉。

  女生哆哆嗦嗦地脱掉了裤子,之后紧紧闭上双眼,以为下一秒自己就要被侵犯了。

  随后,女生大声呼救且报警,林过云当场被抓捕,被送往精神病院待了三个多月。

  父亲尽管很唾弃这个儿子,但还是勉强为他支付了学车费,成为了一个出租车司机。

  巧的是,这个张仔与林过云「臭味相投」,也对上女性特写照片大有兴趣。

  但是因为模特不能忍受两人的「恶趣味」,而且请一次模特价格不菲,经济拮据的林过云和张仔只能作罢。

  林过云像往常一样,在尖沙咀附近跑车,毕竟这里是香港的「不夜城」,乘客相对多。

  林过云看着眼前这一幕,内心突然开始波动——这不就是自己最想要的模特吗?如果不配合的话……杀掉就好了。

  等收拾好一切,他又回到车里打扫了一番,凌晨到公司还车后,再次返回了自己的公寓。

  天时地利人和,林过云笑着把陈凤兰从沙发下面拖出来,直接拖进了自己的卧室。

  至于被切割成碎块的尸体,被他扔在了荒郊野地,由于连续几天大雨,被冲到了火炭桥下的河里。

  他丝毫没有压抑自己的变态心理,而是在独处时一遍遍地回忆着触摸女性胴体的时刻。

  1982 年 5 月 29 日凌晨 5 点,又是一个雨夜,林过云遇到了第二个猎物——31 岁的陈云洁。

  他回想起过去 27 年里受到的种种鄙视、欺凌和侮辱,再加上对女性身体越发猛烈的欲望,他又一次在大雨中,用电线勒杀了毫无防备的陈云洁。

  所以这三个月以来,购买了不少关于解剖的书籍,甚至还从其他途径买了把手术刀。

  当杀害了陈云洁之后,林过云兴致勃勃地打开了摄像机,将理论知识化为了实践。

  趁着家人外出上班,林过云将记录了分尸全过程的录像带拿出来,细细地品味自己的「得意之作」,还将这盒录影带命名为——「严肃的秘密」。

  1982 年 6 月 17 日凌晨四点,29 岁的夜总会侍应生梁秀云终于从工作中抽身。

  不知是人肠的滋味太过恶心,还是心里的隔阂无法消除,他几乎立刻就呕了出来。

  在一阵惋惜后,林过云熟练地将死者的阴部和乳房剖下,放入盛了福尔马林的罐子里。

  当杀害了梁秀云后,林过云再也无法用「讨厌蛇蝎女人」这一借口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那晚,梁惠心与林过云像一对相识已久的好友,从学业到工作再到宗教,无话不谈。

  这一晚,林过云和梁惠心一直呆到了凌晨 5 点,他带着梁惠心走遍了香港很多地方。

  他看着梁惠心熟睡的面庞,有些不忍心,但双手又控制不住地将电线放在她脖颈上。

  可是手铐反射的银光告诉梁惠心,那不是梦,她现在确实是被囚禁于出租车里,被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司机威胁着生命。

  这次的行动后,一直因信奉宗教而禁欲的林过云,自认为受到了「上帝的指责」。

  「惠心是上帝赐给我的妻子,我们都保持着童贞,和她发生关系,说明我们已经是夫妇了。」

  种种复杂情绪糅合交织,让林过云按捺已久的性冲动喷涌而出,直至犯下侮辱尸体的罪行。

  即使之前五名精神科医生为林过云做了多项心理测验、智商测验及记忆测验,还为他做了脑电波,确认他并无精神疾病,完全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林过云线 日,由七名男性组成的陪审团一致通过,林过云四项谋杀罪名成立,被判处绞刑。

  但是,很多法律从业者对此却提出了异议——自 1966 年后,香港就再没有执行过死刑。

  最终 1984 年 8 月,港督会同行政局还是赦免了林过云死刑,改判终身监禁。

  林过云在赤柱监狱服刑一段时间后,因为罪行重大,影响极其恶劣,之后被转到关押重犯的大屿山石壁监狱服刑。

  在香港,被判终身监禁的犯人可以向「长期监禁刑罚覆检委员会」申请刑期覆核,表现良好的话,提前假释出狱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在这三十多年里,林过云还算安稳,在监狱里也「勤勤恳恳」学习医学知识,从不惹是生非。

  林过云的案件在香港轰动一时,在香港乃至华人犯罪史上都有着深远的影响,有很多电影、电视剧直接或间接以此为题材。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