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女性生活 >

西路军女兵惨遭折磨被马家军俘获后是怎样对待 他们的?

编辑:admin 日期:2022-06-29 08:12 分类:女性生活 点击:
简介:西路女兵的故事:1933年,红军到达四川后,我加入了红军妇女独立团。1935年6月,经过四方面军红军长征四川、林龙和中央红军,经过三个草原,南下四川开发,红四方面军在康河南麓,由于四川军阀刘湘的殊死抵抗,8万余名红四方面军斩首4万人,在与红军总司令裘

  西路女兵的故事:1933年,红军到达四川后,我加入了红军妇女独立团。1935年6月,经过四方面军红军长征四川、林龙和中央红军,经过三个草原,南下四川开发,红四方面军在康河南麓,由于四川军阀刘湘的殊死抵抗,8万余名红四方面军斩首4万人,在与红军总司令裘德和刘伯顿的斗争中,在全体红军指挥员和部分红军的坚持下,张国焘被迫肃清伪中心,返回北方。1936年10月,到达甘肃甘肃、红一方面军马特堡地区后,3个主力强击师会合。

  1936年11月,红四方面军五个军(原为红五军团)、九红三十军、女子独立团、独立师游骑兵4个方面军受黄河西渡命令参加红方组织的宁夏战役,强渡这条河,由于战斗失利,红四方面军这部分红军和红五军团(红五军团)向甘溪方向运动,向西部走廊地区进发。1936年11月,根据命令,组建了以陈昌浩为政治委员的红西方面军,徐任总指挥,王水任副总指挥,以及西路部队以21800人向甘肃地区走廊方向开进,要在那里建立苏维埃地区,或者向西到遥远的新疆去接受苏联的援助。

  在西部走廊,面对马厩的疯狂阻挠,西部公路运输支队从西部向江河走廊中段临泽县、聂营、向高台县,并向高台县、临泽县的西路发起进攻,占领了海岱县、临泽市,驱逐了那里的人民兵团,采取军事和军警的报复措施,以及其他反动势力,如地方主子。红军攻占高台县城后,抽调人民群众,收集公粮在全城居住,而且,遵照西路军司令部的指示,准备与追击马匹的军队决战。马先海任命前总司令毛元海的马部队紧随其后,以2万人的兵力进攻高台镇。

  在红四军军长董振民率领下,由于没有敌人,2000多人与马匹进行了殊死搏斗,粮食和弹药储备也已枯竭。我当时在红军,五个部分的军队,当敌人,当敌人与敌人交战时,我们兵器部的几十名女兵全部被俘。马兵、猛兽,不讲道理,不讲俘虏的政策。我们在高台县的大教堂里被女兵俘虏,进行集体暴力,马、土匪,成群结队地嘲弄我们,这是生不是死!

  几名被劫匪拖走的女兵反抗,不知从何处找到她们。这时我已经是“西路”的班长了,看到这一点,我开始安慰大家说:“姐妹们,徒劳无功的抵抗只能带来血腥的复仇,我们先征服他们,然后再想想我们怎么能逃跑。”

  白天有马来给我们洗伤口、包扎、包扎、给他们的伤员配药,也给他们分工合作,准备柴火,我被分配到干休所,要让她们吃上好的饲料,而我们这些被俘的女兵每天要吃两杯意大利面。我实在吃不下了,跑到厨房里去吃了两个被匪徒发现的大白馒头,走过去给了我一记耳光,打了我的手,喊道:“这是给你的小面包吗?有一次,我趁着他们的弱点,沿着戈壁大堤向西冲去,尽量向安溪方向走去,跑到安溪县城,看到农场后,找到了一个把我嫁出去的家庭。

  这条河走廊里的地方很空,很少有女人,她们不能来找女人!在当时的条件下,我也做不到,要想在没有马的破坏和羞辱的情况下生存下去。来这里定居几十年后,我沉默寡言,谁也不知道我是西部战线年举一反三到江边,只知道解放军当年红军回来,我心情好!于是我找到了解放军,要求和他们一起去,或者给我找份工作。“大姐,我很同情你的命运,但是我们是参战部队,拖不回家,你看你也有几个孩子,还有几个孩子的妈妈啊,如果你走了“他们怎么办?我会把你介绍给地方当局,让他们在革命前把你安置在原地,像在家一样,当一名军人。”然后我参加了当地一个村庄的工作,在那里我被任命为妇女联盟的负责人,然后我又成为了农村妇女联盟的负责人,我充满了力量,要在自己的队伍里工作,动员村里积极拥军,把多余的粮食卖给失之交臂的解放军,为确保解放军的后勤补给,使他们不必担心胜利。

  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西方军队受思想左倾的影响,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西路军总补给部原秘书长遗孀郑义斋杨文局为西路军伤亡和失踪人员呼救,许前元帅、国家主席也向我们呼吁。上世纪90年代,在整个约旦河西岸,以及青海、宁夏,人们基本实现了被分割的老红军的地位,国家也为我们提供了相应的生计,在此我要感谢徐元帅、徐水黄洁女士,还感谢李祥年委员长和夫人林佳梅、杨文嘉大姐、我们感谢他们为帮助西罗阿德流离失所者所作的努力。

  今天的生活并不容易,回忆起在西部战役中牺牲的人们。我们能活着就是为了快乐,为了活着就是为了今天,享受党的阳光,我也曾心满意足。现在我有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孙子,而且国家补贴我,健康和生活都很愉快。

热销推荐